塔铃独语.赋儿

最后还是肝了这么多⁽⁽◝( ˙ ꒳ ˙ )◜⁾⁾比起我那些肝帝朋友们,肝到八百皮肤我很满足了,静待明日抽卡,祝各位抽到自己心仪ssr

估计是平时脑补过度的。。原因

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🤔🤔,梦到了却尘思却美人的生辰,我居然被邀请去却美人的生辰宴席上,还被却美人点了名_(°ω°」∠)_,难道是我最近一直在搜却美人美图的缘故(゚Д゚≡゚д゚)!?,然后又梦到却美人进了我的学校,在寝室楼下我居然还跟他打了招呼,卧槽!梦中惊坐起!

素风同人——迴梦

       emmm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勿见怪,ooc自己感觉满天飞,字数不多∠( ᐛ 」∠)_,建议朋友们看到后半部分可以放——蝶月情深,配合效果应该还阔以。(应该不算。。开车吧。。)
       也希望今年今年霹雳b萌能够更成功∠( ᐛ 」∠)。
       一素梨花压海棠这句话也来自 @扶华 太太的一张素风图,感谢太太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的翠环山迎来了不一样的气氛,本该仙澜盈翠,平静如画的琉璃仙境这日不知怎么竟映秀着喜庆之色,仔细看去竟有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在张罗着什么,过道栋梁上都挂着红色锦绸,转弯处也挂着映有囍字的灯笼,与平时的琉璃仙境气氛截然不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只见一位黑白发的中年男子说到:“小鬼头,把灯笼再往右边移一点,诶诶,对对对,,就是这样。”说着,转身又向旁边一个约七八岁的孩子说到:“哎呀,小狐锦绸要这样挂才正确,你快从梯子上下来,,别摔着”望着手拿罗绫把柱子包扎一样缠起来的小狐说,小狐道:“屈阿伯,平日里师尊都是叫吾和小鬼头超经书背诗文,要么就是扫碧波池三圈,又没让吾们挂帘子挂灯笼”男子扶额无奈道:“这个素小子,平时我是怎么教他的!平时自己就不会做家务,上次把厨房炸了还不够,怕不是还要秧祸到这俩孩子身上,要不是今日是那个活神仙的大喜之日,吾非得,吾非得。。。。”,“非得怎样啊,屈先生,哈哈”一声温柔的声音响起,迎面走来一位面容姣好,身着蓝衣的男子,手持扇子笑容盈盈的走过来。被称作屈先生的人心头咯噔一下!微颤的转过身,望向那人时送了一口气“原来是你啊,莫召奴,你来的正好,帮帮忙把罗绫挂到上面。”接过小狐手中罗绫,“如此么?屈先生”莫召奴说,“嗯,莫召奴啊,你可比你那个三哥能干多了,平时吾可都不敢让他动手的,小鬼头小狐你们快去前厅招呼呼已到的客人们,再过一个时辰宾客们因该都会到齐”幸好青衣从宫中调了一批人手过来帮忙,不过说到这儿,原本素还真与彩铃让这场婚事一切从简就可,可是想想这么多年来,自己又怎会不了解素还真,素还真这一路一来的心酸苦痛他都知道,可是每每上前问他,自己却总是说“素某无事休息一下即可,好友,帮素某泡杯茶吧。”自彩铃的事后,那个人便再未提及,,,将最深的伤痛埋在自己心里,一直为这个动荡武林奔波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了解素还真的人总说素还真踩着众多人的血肉才有今日的地位,可是真正理解他的莫过于他身边最亲近那几人罢了,如今这对苦命鸳鸯好不容易再此重逢,如今这喜事虽一切从简,但,,,自己与青衣商量了至少该邀的宾客与嫁妆囍服必须得周到下来,莫召奴见屈世途若有所思也不便打扰,,也罢待会儿也看得到便欠身对屈世途道:“屈先生,吾便先到前厅去帮忙,青阳子等人也应该快到了。”“嗯,吾也得去看看还有何处需要再处理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琉璃仙境向内往上走去,一处与外界喧闹截然不同的境地,一处厢房内,一镜一対佳人,入目一片喜庆之色。里中人的漩涡眉与莲香昭示着此地主人之身份,退却在武林时的衣着,换上一身大红直裰婚服,腰间扎条同色金丝带,一头雪发束起以金缕莲冠固定着,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, 原本俊秀的脸庞在韵红的烛光下更显柔和,嘴角微微上扬,执起木梳为佳人冠发,浓如墨深的青丝一部分盘在头上,另一部分垂下,发尾以红锦带绑好,发顶两边插着的凤凰六珠金步摇,红色的宝石细密的 镶嵌在金丝之上,轻轻地摇摆 , 碰到佳人脸颊 , 似不忍碰触又快速的移开,黛眉轻染,朱唇微点 , 两颊胭脂淡淡扫开 , 白里透红的肤色,更多了一层妩媚的嫣红 ,嫁衣外罩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,那开屏孔雀好似要活 过来一般。头上红缨缕,心系佳人铁骨柔肠,两人婚服都是由青衣那边细细剪裁,虽简单却不失华丽,这也是做工细巧之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素还真低下头对风采铃耳边轻声说道:“夫人,对素某梳妆手法可还满意,嗯?”彩铃望着镜中自己,执起素还真手十指相扣“吾很喜欢,亦感欣喜,老天待吾不薄,此生与还真还能结发为夫妻,不悔,,不悔”眼角微微湿润,起身与爱人额头相抵,十指相扣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相视而笑。
         此生定不负君(卿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衣等人已在门外等候了一刻钟,,见时辰快到便准备敲门。
         正敲门之际,门却推开了,素还真先走出门外抬起右手,轻声道:“彩铃,时辰到了。”怀着欣喜之情,风采铃伸出左手与素还真相执踏出门外。一旁的青衣见到如此,微微向素还真与风采铃点头示意道“吉时已到,走吧。”,佳人头上步摇轻动,红缨拂过他的脸颊,一步一行皆是对此生的承诺。 
         青衣想到,这样的两人是她从未看见过的,虽多年来一直都退隐红尘,素还真这面都是一直由屈世途打理,但素还真的事她也却是知晓,整日都是在武林奔波,又经历多少辛酸苦辣,风采铃对素还真的爱是致死也甘愿的,素还真对风采铃的爱更是执生唯一。今日的两人是她从未见过的。
        绿树蔚然 , 相互交错着枝蔓 , 有阳光透过错落的树叶间洒下金辉漫漫 光束点点照应在地面上 , 仿若漫天的星辰都落入此处。 每棵树上也都披着胭脂红的纱幔 , 十步一系, 胭脂红的纱幔几米长,无风时静静垂落, 沿着小路往下一直看去 ,因有淡雾的原因,待到山间微风拂过碧波池边绿树,树叶飒飒晃动,也迎的一池莲花晃动,亭上胭脂红的纱幔随风而舞,使得琉璃仙境更添灵气。
        青衣想到,这样的两人是她从未看见过的,虽多年来一直都退隐红尘,素还真这面都是一直由屈世途打理,但素还真的 眼前的一切太过真实,素还真不敢想也不敢多想,怕梦醒怕再也见不到这样的她,他的彩铃,一个早已不存于世的女子,在江湖路途中被人遗忘的女子。
       场景转换到前厅,诸多宾客中他见到了续缘,莫召奴,青阳子,小钗,屈世途,甚至连傲笑前辈也来了。看到自己牵着彩铃的手,慢慢步入前堂,他从不曾想过彩铃会有一天穿着嫁衣与自己成亲,,,不知是谁喊一声新郎新娘到了。屈世途上前将手中圈花红菱递在两人手中两人转身面相宾客“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,”
         一拜与卿结连理
         二拜与君长相思
         三拜愿你吾如初见多好
         在诸多宾客见证下,见到梦中自己与彩铃拜堂,不知何时,一滴清泪划过脸颊,,伸手过去,碰到的却是虚无,,克制住自己颤抖的身躯,咬住下唇,血丝自嘴角溢出,一切不过虚无,,又何必当真,“彩铃,,,劣者,好想你,,”心中荡起阵阵涟漪,由谁抚平? 
          独自一人在旁,望着熟悉的人,从自己身体穿过,叫过他们却从未应过,“其实,就这样看着也挺好的,”嘴边泛起苦涩的微笑,转身想走出这场梦境,却眼前一转。时辰竟至夜晚,见自己却身处在布满红纱幔的室内,四周净是红蜡烛用灯幔罩了起来,若有若无的莲香以及檀香,混合在一起却有着特殊的香气,透着丝丝旖旎的气氛。满目的红,似乎有些眩目,只见两条熟悉人影相视而坐,执起酒杯与彩铃饮下合卺酒,本没有喝下那杯合卺酒的他却感到自己的脸微微发烫,泪眼朦胧,没有听到梦境中的他们说了什么,依稀看见那个自己起身抱住了彩铃走向铺满红枣的床,帷幔轻落,原想结束这场不该再遥想的梦境,双脚却不听使唤慢慢走向床幔,帐中的他低头自光洁的额头慢慢吻到鼻尖最后落在朱唇之上,怀中的彩铃面色微红迎合着这温柔细腻的吻,一旁的素还真却忆起了不夜天那个意乱情迷的晚上,这场梦犹如上天给他开的一个玩笑。眼前却突然一晕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化作光点涌向帐中,再睁眼帐中那个他竟换成了自己,映入眼帘的正是自己的挚爱彩铃,,一时尘封多年的思绪如蚕蛹般涌上心头,仿若时光倒流回到了不夜天,脑中的千言万语此时却哽咽在心,原本湿润的眼眶此时再也支撑不住,清泪不住的自眼眶滴落在两人婚服之上。紧紧拥住风采铃,埋首颈间贪婪汲取着她的花香,呢喃着,“彩铃,,吾妻,,吾好想你,真的好想你,为何每次梦见你的时间都那么短暂,怕梦醒后再也无法与你相见,就这一次,,哪怕一刻也好,拜托。。不要那么快醒来。。”失声之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思情之苦,在这一刻尽数蹦发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 风采铃轻拍素还真的背部示意起来望着她,执起素还真一手放到脸上轻轻摩挲柔声道“还真,望着我,今日是你吾大喜之日,吾知你天命难违,素还真不是风采铃一个人的,素还真更是天下人的,但是今晚也容吾自私一回,今晚你吾只属于彼此,好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短短几句倾诉着素还真不变的本心,也宣誓着佳人愿与君共赴云雨,望向爱人那双黑曜石般的明眸,他明白若错过这一刻或许多年后,或许在黄泉路之上彼此不再相见。就算是梦又如何,就算是老天的玩笑素还真愿意去面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红烛摇曳,帐中两人褪尽衣衫,耳鬓厮磨,足缠绵,这听得呢喃细语,共赴巫山云雨。。窗外微风轻抚,一素梨花压海棠,池中莲花开的正好。只听佳人轻语:代吾向续缘说声对不起。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看着昏睡的素还真,眼角流出的清泪,伸手轻抚去,抱闇道:“就这样让他昏睡,不管么?”梦不觉起身收回梦碟道:“呵,他已无碍,吾以梦碟之术帮他缓解了伤势,顺便嘛。。” “你了解他梦中情形,又为何不帮他。”抱闇道,“若吾没帮他,吾手中刚才为他系在手腕处的红线又是什么。”抱闇望向昏迷之人略显瘦弱的手腕处隐隐蹿着红光的丝线,些许明白了什么。梦不觉走向案台执起墨笔在纸上提笔写下。
      ——  百年鸾凤三世情,千里姻缘一线牵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三十年前的素还真是机智,三十年后的素还真是智慧。
      祝素还真生日快乐。也祝今年b萌能够成功(o´ω`o)ノ
      另外为了今年b萌,写一篇素风同人,字数不多,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原本是定在29号写完,结果这一个星期在学校忙的要死,会努力在五月十号之前写完(´ . .̫ . `)。。。

看到蝶仔复出@ω@帅啊,。。。但是听说新剧又虐了_(:з」∠)_变成黑蝶了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
收录了三个未集齐的ssr|・ω・`),其实我想要雪童子ԅ(¯﹃¯ԅ)